和本《中等国文典》版次考据

《中等国文典》是日本明治30年代在旧制中学广泛使用的线装活字本中学用国文典,是“国文法”学科的教科书,对日语语言学奠定了一定的基础。

《中等国文典》分为上卷、中卷、下卷共三卷,由三土忠造著述,芳贺矢一校阅,明治三十一年(1898年)四月由富山房初版出版后,经过三次大的修改,在10年反复进行了版本修订,出版达三十多版次。

三土忠造(1871-1948),出生于高松县大川郡水须村(现东香川市),旧姓宫胁,号三岭、智山,汉学家三土梅堂的上门女婿。明治30年(1897年)以全班第一的成绩从东京高等师范学校毕业。 上学期间,他接受了夏目漱石的英语学习指导。

从明治35年(1902年)起,他在英国和德国学习了四年,学习教育和历史,他受总督府伊藤博文邀请参加大韩帝国教育制度的调查,由此对政治产生了兴趣。于明治41年(1908年),作为政友会候选人参加 第10次众议院大选并首次当选(此后连续当选11届)。

后来,三土忠造担任《东京日新闻》主编后,主张教育制度改革,旨在通过农村儿童的教育促进农村生产。1917年,他参加了教育大臣冈田设立的内阁直属咨询机构特别教育会议,在大正时期的教育制度改革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三土忠造后来担任农业和商业部长、教育部长、财政部长、交通部长和铁道部长。 在此期间,帝人事件的所有被告均被判处连续监禁,但所有被告均被无罪释放。昭和15年(1940年)任枢密院议员,内务大臣兼交通大臣。

关于国语教育,除本书外,还有高等女子学校用的《女子国文典》和《中学国语读本》等著作。

芳贺矢一(1867~1927),号芳丽生‧龙江,出生于日本越前国(现在福井县)。芳贺矢一是日本明治、大正时期的日本语言学者。他引用德国的文献学以整理日本的传统语文,并建立新的日本文献学,对日本语言及文法的修正及日本国内各级学校所用的日语教科书,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芳贺矢一于明治二十五年(1892)毕业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文科大学国文科(学系)。一八九八年担任东京帝国大学助理教授。一八九九年赴德国留学,专攻文学史研究法。一九○二年升为教授。一九○三年,获得文学博士学位。一九一五年当选日本帝国学士院会员(研究院院士),一九一八年担任国学院大学长(校长)兼皇典讲究所调查委员长。二十世纪前半期,他担任日本皇太子(后来昭和天皇)的国语(日本语)教授。

芳贺矢一与立花铣三郎合着〔国文学读本〕(1890年)。另着有:〔文学者年表〕(1892)、〔国学史概论〕(1900)、〔明治文典〕(1904)、〔国民性十论〕(1907)、〔国文学史概论〕(1913年)、〔考证今昔物语集〕(1913~1921)。尤以所著〔明治文典〕乙书,成为后来日本文法教科书的理论基础读物。他对日本语文教育有极深远的贡献与影响。

芳贺矢一逝世于日本昭和二年(1927)二月,享年六十岁。

初版《中等国文典》由富山房于1898年(明治31年)4月16日出版,同年6月再版(7月再版订正后,也称“订正再版”),12月3版,翌年(1899年)2月4版,到1899年10月的8版,都称为初版本。

1899年(明治32年)12月,订正9版,则以《订正中等国文典》的书名发行,1902年(明治35年)9月,再度改订,再订23版,并改名为《再订中等国文典》发行,1906年(明治39年)6月,三度改订,以《新订中等国文典》之名发行,出版社仍是富山房,同年11月还出了新订订正版本。

订正、再订、新订,所以《中等国文典》的版本很多,名称上有初版本,订正本,再订本,新订本等。

这里有篇文章详细介绍了《中等国文典》的版本研究,大家看得懂日文的话,可以参阅。

三土忠造『中等国文典』の改訂について:https://tsukuba.repo.nii.ac.jp/record/6029/files/2.pdf

我收集的这套《中等国文典》,上卷是《订正中等国文典》(明治三十五年三月廿六日廿三版),中卷是《再订中等国文典》(明治三十六年三月十日再订廿五版),下卷是《订正中等国文典》(明治三十三年三月十二日十版),不是一个版次,是多版次的一个合集。

从品相看,下卷最早,纸张也是最好的,没有勾画,上卷和中卷的勾画都比较多,是同一个人的使用本,而中卷的纸张较差,从这三卷的情况看,年代越近,纸张品质反而越差。


历史上的今天:

相关推荐

和本《修身儿训》版次考据

近日在“布衣书局”拍得日本书籍《修身儿训》卷二、卷三、卷四三册,按布衣胡同的说法,这是明治初期木刻印刷的,有100多年的历史,而且雕刻的很精致,有收藏的意义,这也是自己第一次拥有古籍,却是外国的。 和装本(わそうぼん)是指以日本传统方法印刷、制作和装帧的书籍,相对于洋装本和唐本(中国古籍),也被称为和 ...

民国石印本《大字弥陀经》

总觉得线装本的书籍更有传统意义上的阅读仪式感,开卷有益,读书破万卷、下笔如有神,掩卷沉思,卷帙浩繁,手不释卷等等,悠闲的午后,一盏清茶一卷书,是我向往的生活。因此,渐渐的就迷上了线装本。 线装本多数是中国典籍,价格当然也不便宜,即使是现代的影印本,或重新排印的宣纸线装本。我的想法是能购入几本作标本 ...

如何辨别古籍善本中的刻本、石印本和影印本?

近段时间,布衣书局晚场拍卖都是古籍专场,接触到了许多新鲜词,如宋刻本、明刻本,石印本、影印本,排印本、油印本、铅印本等,有些是清代的,也有民国时期的,我也拍到了一本《大字弥陀经》,是民国十七年的石印本。所以就网上的信息,认真学习了一回相关的知识。 古籍定义 古籍,是指未采用现代印刷技术印制的书籍。 ...

书虫:一群读书、淘书、爱书的人

近日翻阅了上次中图网加油包下单的书《书虫》,讲述了一群爱读书、爱买书、爱淘书、爱藏书的人,是中图网组织的一次“书架上的神”征文活动的作品辑录,作者都是些普通人。 看着这些书虫与书的故事,我不禁也回忆起自己的读书故事。 家住农村,除了课本,很少见到图书。我印象中家里唯一的书籍,是一本缺面少底的64开本的 ...

暂无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,必填项已用*标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