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五)

近日细读岳麓书社出版的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,对小说本身内容或脂批观点产生了些许感慨,随记几笔,现摘录如下:

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一)

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二)

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三)

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四)

  1. 李纨作为年轻寡妇,还养育着幼子,这一处境决定了她不该抛头露面,这是她的聪明之处。P518
  2. 赵姨娘原想着女儿理家可以占点便宜,来个母凭子贵。目光短浅之愚妇,是她打错了算盘。P521
  3. 听平儿与那些媳妇们的对话,真担得起“贤”之评语。P523
  4. 平儿拦下秋纹,这番解释,职场菜鸟真要用心学习。P524
  5. “只可惜他命薄,没托生在太太肚里”“多有为庶出不要的”,正庶的待遇真是完全不一样。P525
  6. 何以小姐出嫁要花上万两银子,而环儿娶亲只需三千两?P525
  7. 凤姐儿逐一评点一众儿女,精辟。P525
  8. 职场小领导要好好学习凤姐识人、用人、拢人的手段,知进退、善让权。P526
  9. 千万不要把主子的客气当福气,平儿头脑清醒着呢。P526
  10. 宝钗不用莺儿娘,用茗烟娘,遮人耳目而已,既得了利,又堵了嘴,高明。P531
  11. 宝钗会笼络人心,但这段劝勉之词,是对年长的仆人的正告,“自存体面,不受作践”,言之有理。P532
  12. “只是这十来年没进京来”“今年是奉旨进京的”,古代社会人口流动少,当官的没旨意更不能进京城来。P533
  13. 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,此白日梦也。P535
  14. “小人屋里不可多有镜子”,此习俗,南方亦然。P536
  15. 薛姨娘是暗示两玉虽年年在一处,以为是定了亲事的,其实也不能到一处。暗指宝钗才是宝玉的妻子。P546
  16. 紫鹃抢白的好,真是替主子着急的,也揭露了薛姨娘的虚伪。P547
  17. 侯门千金断是不识当票子的,宝钗是商贾之家,所以认识。P548
  18. “贾母、邢、王、尤、许婆媳祖孙等”,许是谁的媳妇,也有诰命?上文未表明,想是贾蓉的继室。P549
  19. “便报了尤氏产育”,通融之法,大家心知肚明。都按要求做,时间这么长,家里都转不开了。P550
  20. 王夫人是慈悲心善之人,考虑的周全。P550
  21. 公冶长,孔门七十二贤之一,通晓鸟语。P552
  22. 烧纸钱是后人异端,不是孔子的遗训。受教了。我也喜欢宝玉的”净祭“。P556
  23. “贾母带着蓉妻坐一乘驮桥”,印证了此前许氏是贾蓉续弦的猜想。P557
  24. 有这样爱惹是生非的娘,怎怪贾环不学好?真谓“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”。P565
  25. 赵姨娘真是一无知愚妇,被人当枪使了还不自知,贻笑大方。P566
  26. “倘或有人盘问起来,到又是一场事了”,果不其然,引出一场偷盗玫瑰露的冤枉事来,柳五儿也因此大病一场。P570
  27. 落井下石的,大有人在。P575
  28. 大户人家的丫环、仆人都是沾亲带故的,讲话做事平添了难度。P578
  29. “朝廷家原有挂误的,到也不算委虚了他”,凤姐儿治家严厉,底下人的生死并不在意,还振振有词。P578
  30. 司棋大闹厨房,是有意为之。看来她不是个省心的人,也难怪后来迎春不保她。P580


历史上的今天:

相关推荐

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八)

近日细读岳麓书社出版的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,对小说本身内容或脂批观点产生了些许感慨,随记几笔,现摘录如下: 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一) 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二) 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三) 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四) 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五) 评点《脂砚斋批评 ...

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四)

近日细读岳麓书社出版的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,对小说本身内容或脂批观点产生了些许感慨,随记几笔,现摘录如下: 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一) 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二) 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三) 凤姐儿应对邢夫人这段,真可谓媳妇应对婆婆的经验之谈,深刻至理。P437 “宋徽宗的鹰、赵子 ...

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三)

近日细读岳麓书社出版的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,对小说本身内容或脂批观点产生了些许感慨,随记几笔,现摘录如下: 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一) 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二) “黄杨根整抠的十个大套杯”,只闻有俄罗斯套娃,原已有套杯,稀罕。P394 “茄鲞”,这还是茄子吗?P394 贾母道:“我不吃六安茶。” ...

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二)

近日细读岳麓书社出版的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,对小说本身内容或脂批观点产生了些许感慨,随记几笔,现摘录如下: 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一) “凤姐和贾蓉等也遥遥的闻得,便都装作听不见。”想来焦大骂的爬灰、养小叔子,他们是有份的。P080 “那顽石亦曾记下他之幻相,并癞僧所镌的篆文”,作者又跳出小说,作 ...

暂无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,必填项已用*标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