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二)

近日细读岳麓书社出版的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,对小说本身内容或脂批观点产生了些许感慨,随记几笔,现摘录如下:

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一)

  1. “凤姐和贾蓉等也遥遥的闻得,便都装作听不见。”想来焦大骂的爬灰、养小叔子,他们是有份的。P080
  2. “那顽石亦曾记下他之幻相,并癞僧所镌的篆文”,作者又跳出小说,作第三人称叙述了。P085
  3. 宝钗三次叫莺儿去斟茶都没去,就是为了和她共唱一曲“金玉联姻”的。P085
  4. “话犹未了,林黛玉已摇摇的走了进来”,“摇摇”两字把黛玉走路的身姿写活脱了。P086
  5. 雪雁道:“紫鹃姐姐。怕姑娘冷,使我送来的”,此“紫鹃”即“鹦哥”改名,但不似袭人改名有交待。P088
  6. “林姐儿,你不要助着他了”,林姐儿的称呼不通,通篇也未见此称呼的。P089
  7. “又酽酽地潗上茶来每人吃了两碗”,两碗?似不合理,有文“大家都吃了”更妥。P089
  8. 宝玉醉态,这一段描写极生动。P090-091
  9. “有丫头们跟着也勾了”,勾--够,既然是简体版,觉得改为通用字更适合,另有“分付--吩咐”等。P090
  10. “将学中之事,又命贾瑞暂且管理”,未交待贾瑞的来历。P097
  11. “打着灯笼也没地方找去”,从尤氏的话语看,是极看中秦氏的。P102
  12. “他可心细,心又重 ... 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”,又秉性,所以才会上吊自杀吧。P103
  13. “到弄得一日换四五遍衣裳,坐起来见大夫”,为什么要换四五遍衣裳?礼节上的要求,见一次医换一身衣吗?P103
  14. “嫩寒锁梦因春冷,芳气笼人是酒香”,第五回(P048)是袭人,前后不一,我倒喜欢“笼”字。P109
  15. 凤姐还是很会劝解病人的。P110
  16. “我到吃了两块,到像克化的动似的”,后一句是什么意思?是方言吗?P112
  17. “你换换衣服,歇歇去罢”,“平儿将烘的家常的衣服给凤姐儿换了”,这是探望病人后的风俗。P113
  18. “家里没有什么事么?”很自然地由平儿之口带出凤姐放钱收利银的事。P113
  19. 此回才交待贾瑞身世。P116
  20. “快请进那位菩萨来救我!”把道人称为菩萨,也是奇了。P118
  21. “说毕,佯常而去,众人苦留不住”,佯常--扬长。P119
  22. “遂命驾火来烧”,遂--逐,驾--架。P119
  23. “各处去报丧。三日起经,七日发引,寄灵于铁槛寺”,丧礼风俗也。P120
  24. “谁知这年冬底,林如海的书信寄来,却为身染重疾”,P118 言:“倏又腊尽春回,这病更又沉重”,说明秦氏生病已过了春天,到第二年冬底了,而 P106 言:“总是过了春分,就可望全愈了”,前后矛盾之处,作者未作交待。P120


历史上的今天:

相关推荐

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四)

近日细读岳麓书社出版的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,对小说本身内容或脂批观点产生了些许感慨,随记几笔,现摘录如下: 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一) 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二) 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三) 凤姐儿应对邢夫人这段,真可谓媳妇应对婆婆的经验之谈,深刻至理。P437 “宋徽宗的鹰、赵子 ...

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三)

近日细读岳麓书社出版的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,对小说本身内容或脂批观点产生了些许感慨,随记几笔,现摘录如下: 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一) 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二) “黄杨根整抠的十个大套杯”,只闻有俄罗斯套娃,原已有套杯,稀罕。P394 “茄鲞”,这还是茄子吗?P394 贾母道:“我不吃六安茶。” ...

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一)

近日细读岳麓书社出版的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,对小说本身内容或脂批观点产生了些许感慨,随记几笔,现摘录如下: 抄书问世的是空空道人,带石头历世的是茫茫大士、渺渺真人。至此,历世已完,重归石头。讲话的都是僧人,阅书后空空道人易名情僧。佛更强大吗?P003 《红楼梦》的作者是曹雪芹,何以书中会有“后因曹雪 ...

手捧线装本《石头记》是种什么阅读体验?

因为对中国古典文学巨著《红楼梦》的热爱,在通读了人民文学出版社的120回普及版《红楼梦》后,我想读下点评版,首选的当然是甲戌本。为了获得更好的阅读体验,我决定买线装本,觉得这样更原汁原味。 几经比较之后,我购入了上海古籍出版社的《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》(线装本)(套装全4册)。 甲戌本是石头记文献 ...

暂无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,必填项已用*标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