淘书记:杭州南山书屋

在熙熙攘攘的南山路上,竟然有家书屋藏身于一幢民国时期的两层清水砖别墅之中,是不是有种“这也太奢侈了吧!”的感觉?

没错,这家“南山书屋”就是这么豪横,它坐落在潘天寿纪念馆正门左侧,跨过南山路就是钱王祠,再走两步路就能俯身撩起西湖水。

一扇设计独特的黑铁门,在斜面中部镂空印着“南山书屋”四个宋书印刷体字。走进书屋,光线并不明亮,射灯让书架上的书更加醒目,似乎刚够看得清楚书目。

环顾四周,多数是美术类的书籍。也是,边上就是艺术殿堂 -- 中国美术学院,浙江又是书画集美之所,大家众多,南山书屋以此为主题显然非常契合时空。

面对浩如烟海的专著、画册、传记,真是让人目不暇接,又无从下手,太专业看不懂,太精美买不起。我像个进了西洋镜的顽童,东翻翻、西摸摸,时而屏气凝神细细揣摩读出声来,时而蜻蜓点水清风翻书一扫而过,惬意地徜徉在艺术的世界里。

沿着宽大的楼梯上去二楼,两侧书架上也全是装帧精美的大部头书籍,店家还在一些转角处布置了相对私密的阅读空间,一个蒲团,一盏台灯,让人可以静静地品读。

二楼是个举办沙龙的绝佳场所,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围坐在一起,或娓娓道来,或针锋相对,虽然一墙之隔就是车水马龙,这里却如桃源胜境,或一杯咖啡,或一盏清茗,把世俗的纷乱挡在窗外。

往下走的时候,听到有低低的说话声,举目四望,原来在高挑的空间中,还架隔了一间茶室,三二好友正在促膝长谈呢。雅致的很呀,我不竟羡慕起他们来。

书屋有个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的专场,书的种类就不会那么单一了,我总算挑到了一本自己能看得懂的书,方豪的《红楼梦西洋名物考》,自己刚看了一遍《红楼梦》,这本书正好作个阅读延伸。

在付款时,发现书价打了八折优惠。好像也没见有相关优惠的告示,这份淡淡的君子之谊,让人回味,有点窃喜,有丝坦然,一切都是读书人的刚刚好。

本来想问下书屋有没有专门的购书章,想着这么有内涵的书屋,设计的购书章肯定也是一份有意义的收藏。但腼腆的我,面对恬静的女店员,最终没有说出口,怕自己唐突的要求让她为难了。

在书籍上盖一枚所购书屋的专用印章,我觉得是件很有趣的事,一来可以清楚地知道这本书购自哪个书店,二来收藏各家书店风格各异的印章,也是一份艺术大餐。

不知书店是否有加盖购书章服务,大家觉得有这个需要吗?


历史上的今天:

相关推荐

手捧线装本《石头记》是种什么阅读体验?

因为对中国古典文学巨著《红楼梦》的热爱,在通读了人民文学出版社的120回普及版《红楼梦》后,我想读下点评版,首选的当然是甲戌本。为了获得更好的阅读体验,我决定买线装本,觉得这样更原汁原味。 几经比较之后,我购入了上海古籍出版社的《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》(线装本)(套装全4册)。 甲戌本是石头记文献 ...

《红楼梦》欧美译本

英译本 1812年,英国汉学家、翻译家,传教士马礼逊(Robert Morrison)在他编纂的中文教材《中文对话与单句》(Dialogues and Detached Sentences in the Chinese Language)之中选译了《红楼梦》第三十一回里宝玉和袭人的两段对话,成《红楼梦》英译第一人。 1842年,西人 R.汤姆(R. Thom)用英文选译《红楼梦》,发表 ...

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二)

近日细读岳麓书社出版的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,对小说本身内容或脂批观点产生了些许感慨,随记几笔,现摘录如下: 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一) “凤姐和贾蓉等也遥遥的闻得,便都装作听不见。”想来焦大骂的爬灰、养小叔子,他们是有份的。P080 “那顽石亦曾记下他之幻相,并癞僧所镌的篆文”,作者又跳出小说,作 ...

评点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(一)

近日细读岳麓书社出版的《脂砚斋批评本·红楼梦》,对小说本身内容或脂批观点产生了些许感慨,随记几笔,现摘录如下: 抄书问世的是空空道人,带石头历世的是茫茫大士、渺渺真人。至此,历世已完,重归石头。讲话的都是僧人,阅书后空空道人易名情僧。佛更强大吗?P003 《红楼梦》的作者是曹雪芹,何以书中会有“后因曹雪 ...

4 条评论

  1. 书章确实是个有意义的东西。

  2. 这个书屋看起来很不错,比起非常现代化的书店顺眼多了

  3. 有时间过去看看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,必填项已用*标注。